当前位置:主页 > 626969澳门资料大全 > 柯南之哀鸣之剑

柯南之哀鸣之剑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0-10-19 / 点击:

  在浓雾中航行的船上,我听柯南讲了这件事的起因,旁边毛利大叔不断地抱怨,说:“下一个满月的夜晚,在月影岛上,将会再次开始有影子消失,请你调查原因。——麻生圭二!”我听明白了,需要找一个叫做麻生圭二的人,然后从他口中了解事件。

  然而当我们来到岛上的公会所(就假设有吧)时,那里的人说并没有这个人,而那里的主任惊恐地说:“麻生圭二在十年前就死了。”主任将十年前的事告诉了我们,之后我们便离开了公会所。毛利大叔认为这是恶作剧,打算将那张纸揉成一团扔掉,柯南打岔:“不见得是这样子哦,因为手续费用对方都已经全部付清啦。而且邮戳也是盖月影岛的啊!”我补充道:“所有,这就有可能是岛上的什么人想要毛利大叔调查一下麻生圭二这个人,说不定是麻生圭二的死因!”小兰也在旁边劝说,让我们去找村长问问。

  毛利大叔说村长应该在公民馆,我们边走边问路,碰到了一个女子,看她打算进入月影岛诊疗馆,加上她穿着白大褂,我猜想她是岛上的医生吧。她告诉了我们她的名字——浅井成实,并给我们指了路,我们向她道谢之后,便向公民馆前进,中途还知道岛上要进行村长的竞选。我们来到公民馆,那里有许多村民在进行抗议,我们走进去想见见竞选村长的几个人,因为没人来问我们,所有柯南推开了一扇门,我和小兰跟在他后面走了进去。

  屋里只放着一架钢琴和一把凳子,但让我诧异的是,一进来我就嗅到了一股特别淡却又很刺鼻的味道。至于为什么我的鼻子这么敏感,因为这间屋子太奇怪了,只有钢琴和凳子,外边却紧靠着大海,我就忍不住嗅了嗅这间屋子里的空气,发现了一丝的怪异。不久之后有一个人跑进来,紧张地说:“不能碰不能碰,那架钢琴是麻生先生死亡当天在演奏会上所弹的被诅咒的钢琴啊!”

  毛利大叔不信一般,说:“不会吧,这怎么会被诅咒呢?”然后就是一波讲故事时间了,我们听完之后,了解了这里的前因,至于后果就看怎么调查了。柯南不信邪一般麻利地揭开钢琴盖,弹了一下,却被那个男人紧张地推了出来,让我们在法事结束之前在玄关等候。我乘毛利大叔和小兰看那个男人的时候对柯南说:“我刚刚在房间里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很淡,你们估计闻不到。怎么样?要不要再进去看看?”

  “可以啊,我们这就...”柯南正打算说什么,浅井医生带着一个男人走了过来,经介绍得知他是参加村长竞选的渔民代表——清水正人,而我们也将自己介绍了一下。他们打算来给三年前去世的龟山先生烧香致谢的,就先离开了。毛利大叔和小兰打算到外面去,而我和柯南认为这是个机会,说:“我和柯南去上厕所,你们先去吧。”

  等毛利大叔和小兰走出去后,我和柯南立马冲进刚刚放钢琴的房间,柯南来到钢琴边说:“很奇怪,这部钢琴应该是好几年都没有用过才对,但是声音很正常,大概是某个人偷偷地调整过音律,为了某种目的。还有那封信到底意味着什么?至于你刚刚说有刺鼻的味道,我想在这间屋里应该又什么东西。”说着柯南走进了钢琴下面(TV里真的是走进去,完全没弯腰!!!)不一会柯南说:“这里有一个暗门,然后他看见地上有白色粉末。”抹了一点闻了一下,喊道:“这是海洛Y,有人在这里交易D品!”

  “那不如咱们在这蹲点吧,如果小兰姐她们问起,就说在这栋房子里到看看,就这样,如何?”

  然而到夜里时,来到这里的人并不是那个推我们出放钢琴的家的男人,而是一个瘦高的八字胡男人,不久之后,又来了一个人,是浅井成实医生,但是她悄悄地靠近那个男人,柯南担心浅井成实医生会做什么令人痛心的事,开口喊道:“快住手,成实医生!”

  那两个人都惊住了,心想这间房子里怎么还有别人?!柯南从钢琴背后走出来,而我在窗子外,但我没有立刻进去,主要想着之后会不会有突发事件,以防万一。

  “因为你们杀了我父亲,麻生圭二!”成实说着用眼神瞪着川岛,仿佛想用眼神杀死川岛一般。

  柯南问:“成实医生,你可以给我们讲一下这一切吗?”接着成实医生告诉了柯南她所了解的一切,这时川岛想要逃,而我推开窗户跳进房子里,阻止他离开,并补充说:“我想这一切原因应该是海洛Y吧!而且你的父亲麻生圭二也参与其中!因为不想给买卖D品的人提供帮助,便放火烧死了麻生圭二他们一家。”

  “嗯,因为我们在钢琴底部发现了一个暗门,暗门的正下方有散落的海洛Y粉末。”

  “什么!”川岛大喊道,突然发现我们三个都看着他,我瞬间感觉川岛也有什么东西,问:“你惊讶个什么玩意?难道说,你也有参与D品吗?”

  “不不不,没有,我没参与。”川岛紧张地说。我在这时已经是严重怀疑他有参与D品买卖,对柯南说:“你去把大叔找来,这座岛上有人进行D品交易。”

  柯南嗯了一声,跑出去找大叔去了,不久之后便和大叔小兰一起回来了,我对毛利大叔说:“大叔,你把警察找来,我们找到了D品海洛Y!”

  毛利大叔并没有慌张,估计是刚刚路上听柯南说过了吧,我告诉大叔说:“把验血的人也找来,如果川岛先没吸D的话,应该血液是正常的。”大叔点点头报了案,但是我们没有私自拘留他人的权力,只能让川岛先生离开了,但我们怎么可能让嫌疑人就这样名正言顺地离开呢?我就悄悄地跟了上去。到目前为止,我们怀疑的人有川岛先生,平田先生。说不定川岛先生发现事情有败露的迹象,去告诉其他人,这样就可以一举击破了!

  果不其然,不久之后,川岛先生就找来了西本健,平田和明,黑岩辰次,告诉他们事情败露,而我在不知不觉中将这一切记录在手机上,作为证据。而且在他们对话中好像都有吸D,我想这正是好机会。在他们分开之后,我将他们逐一击破,因为吸D的缘故,身体完全脆弱不堪,麻利地将他们打晕之后,将他们绑了起来,等待着第二天警察的到来。

  夜里,我在旁边盯着这四个人,谁有醒的迹象,就敲他一下,让他继续晕着。就这样,天渐渐亮了,不久之后,柯南给我打来电话,问我处理怎么样了,我说:“他们在我旁边晕着呢,警察快来了吗?”

  “快了,是之前的目暮警官。你不用担心了,目暮警管可是很尽责的警官。”柯南说。

  “哦?是目暮警管啊,其实我以前见过目暮警官,和一个叫做工藤新一的家伙。我现在将他们放在公民馆外不远的丛林里,就交给你了。我就先离开这里了。待会见!”我说完便离开了那里。

  至于后续就如同我们预料的那般,他们每个人的血液的化验结果都证明他们有吸D,而我的视频更是将这一切敲死,让他们无话可说。

  “嗯,我希望他能阻止我杀人,没有想到,东方和柯南两个小孩子就解决了这件事,还真是厉害呢!”成实医生在案件结束后也是真正开心了。

  “我不知道啊,我父亲的事已经圆满结束了,我的亲人都在那场大火中离开了,也就没什么亲人了?”

  “不介意的话来我家吧,我家现在只住着三个人,却又有五个房间,所有你可以入住哦。”

  “什么意思?字面意思啊。”我调侃道,“就这样吧,我们下午就决定回去了,你想走的话给我打电话,这是我的号码,我很期待啊!”

  下午,我们一行人,加上成实医生返回d京。在船上,小兰和成实医生聊的风生水起,我和柯南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盯着水面发呆。在回家的路上,我问:“成实医生,你带着些什么?”

  成实医生说:“也没什么,就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东西,以及我的一些私人物品,再就没什么了。还有啊,既然你带我回家,你就叫我成实姐,我也可以再认一个弟弟。”

  “呵呵,可不止一个弟弟哦,我家里还有一个十岁的男孩,别看他只有十岁,他的电脑技术可以无人匹敌的存在呢。”

  “是我的管家,那可比你大得多,是我在剑道上的导师,人非常好呢。除此之外,我们有一家咖啡厅。我们先回家,之后去咖啡厅一趟,至于你的医生身份,你可以自己再整个门诊。意下如何?”

  “可以考虑一下啊,这些之后再说吧。先看看情况。”成实笑着答道。就这样,在弘树之后,成实也住进了我们东方宅。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