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2019买马12生肖号码图 > 历史上被封为章王的是谁而且和关公一样建有章王庙。请懂历史的人

历史上被封为章王的是谁而且和关公一样建有章王庙。请懂历史的人

文章作者:admin / 发表时间:2020-02-23 / 点击:

  历史上被封为章王的是谁,而且和关公一样,建有章王庙。请懂历史的人告诉我线; 我来答

  历史上被封为章王的是谁,而且和关公一样,建有章王庙。请懂历史的人告诉我真相。

  感谢以下二位的回答,章王有什么事迹值的后人为他建有庙宇,供为神位?...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林绍璋(?-1864)太平天国将领。广西人。他参加金田村起义后,于1852年(文宗咸丰二年)底克湖南岳州(今岳阳市)升监军。次年,擢总制。随朱锡锟攻江苏六合(今六合县,位于仪征市西北),诸军皆败,唯其全军独还,乃封恩赏丞相。十月,旋升春官又副丞相。1854年3月,他与韦俊攻湖南。5月,在湘潭(今湘潭市)为湘军所败,全军覆没,被革职,调至江西湖口(位九江市东北)协助守城,戴罪立功。1858年(文宗咸丰八年),朝中无人佐政,他被召回天京(今南京市)任地官又副丞相,与蒙得恩、李春发同理国政。1860年,被封为章王。1862年,洪仁玕办外事失职,他奉命代理外事。1864年(穆宗同治三年)7月,天京失陷,他与李秀成护送幼主,至湖熟力战牺牲。不知道是不是他如果给一下章王庙在哪 会好找些

  展开全部林绍璋(?-1864)太平天国将领。广西人。他参加金田村起义后,于1852年(文宗咸丰二年)底克湖南岳州(今岳阳市)升监军。次年,擢总制。随朱锡锟攻江苏六合(今六合县,位于仪征市西北),诸军皆败,唯其全军独还,乃封恩赏丞相。十月,旋升春官又副丞相。1854年3月,他与韦俊攻湖南。5月,在湘潭(今湘潭市)为湘军所败,全军覆没,被革职,调至江西湖口(位九江市东北)协助守城,戴罪立功。1858年(文宗咸丰八年),朝中无人佐政,他被召回天京(今南京市)任地官又副丞相,与蒙得恩、李春发同理国政。1860年,被封为章王。1862年,洪仁玕办外事失职,他奉命代理外事。1864年(穆宗同治三年)7月,天京失陷,他与李秀成护送幼主,至湖熟力战牺牲。[传记]林绍璋广西人,在本乡入营,充圣兵,壬子二年十月,从征至岳州,以功封木正木二乙二监军,佐木二总制带左二军。癸好三年二月,至天京,调炎正炎一丙一监军,四月,升炎四总制,统带前四军。时东王谕林凤翔、李来方、吉文元领九军扫北,以检点朱锡琨、指挥黄益芸等左右五军为之继,而绍璋从焉,失路,误奔六合,屯城下,夜二更,失火燃及火药,一营尽焚,烟焰弥天,清知县温绍原乘之,左右各军皆溃,益芸焚死,锡琨北走滁州,与林、李、吉合,余众败还天京,伤亡甚酷,惟绍璋一军独完,东王大喜,目为向宠之属,奏加恩赏丞相,十月,超擢春官又副丞相,始自领一队。十二月,受命与国宗提督军务韦以德、地官副丞相黄再兴、北殿承宣张子朋等西援蕲、黄,秋官又正丞相曾天养亦自庐州来赴,合韦俊、石祥祯守军,众约四万,军声大振。

  甲寅四年正月初一日,适逢天历新年,诸将遍张灯火于黄州城内以贺岁,清湖广总督吴文镕以为有隙,自引轻师来袭,凡三战,皆不克,屯堵城。堵城滨江临壑,三面皆水,文镕垒十一座,排比屯扎,已犯兵家之忌,加之连日大雨,清卒冻馁死亡枕藉,皆无斗志,韦俊、祥祯、以德、绍璋等分兵潜绕至清营侧后隐伏,初九日,出队黄州城外,更番扑营,伏兵蹑其后,举火焚其寨垒,清人十一营皆溃,文镕赴水死,麾下文武总兵德亮、知府蔡润深等皆死,唐树义炮船遁金口,太平军乘胜逐北,十三日,再克汉口、汉阳,十七日,克金口,唐树义自尽,遂围武昌,患城坚,不敢攻,分兵三道略地,绍璋与国宗石祥祯当南路,以二万人自鄂入于湘。

  廿四日,祥祯、绍璋克岳州府,斩巴陵知县朱元燮;廿九日,克湘阴县,二月初一日,占靖港,初五日,进屯宁乡。

  时清在籍侍郎曾国藩奉旨团练,仿前明戚家军成制,练成陆师十五营,水师十营,凡万七千人,号为湘军,闻宁乡告警,悉众来争,祥祯、绍璋猝不意,败,弃岳州,退入鄂境。

  未几,天京援师至,祥祯、绍璋振旅,复自蒲圻入湘,三月初一日,再克岳州,湘军陆军逆战败,水军亦无固志,退屯长沙,祥祯、绍璋乘胜而南,克乔口,十七日,败湘军水师于靖港。

  祥祯、绍璋等以长沙防守綦严,谋分兵出奇以蹈隙,乃以祥祯守靖港,绍璋引精卒二万,自陆路绕越宁乡,趋湘潭,以窥长沙省城之南也,湘军营官伍宏鉴、魏崇德等邀之,不利,皆溃走,廿日,克湘潭,旋进驻株洲渌口,筑垒城外,征民舟数百立木城,与靖港相倚角,南北呼应,长沙告警。曾国藩闻之大惊,亟命副将塔齐布、守备周凤山督军来攻。

  廿一日,绍璋出湘潭,与塔齐布等战,湘军水师总统知府褚汝航统水师五营适至,水陆夹攻,绍璋败还;次日,复与湘军水师塔齐布、夏銮、杨载福、彭玉麟,陆师塔齐布等战,两路皆败;廿三日,再战,又败,毁舟三百余号,是日也,曾国藩自统战船四十号,陆勇八百人,攻石祥祯于靖港,大败,愤懑投水者再,而绍璋湘潭败报至,遂转忧为喜。

  廿四日,绍璋以陆师出战,复大败于塔齐布、周凤山,遁还城,不复出。绍璋虽聪敏,实不谙军务,入湘后,连日累败,麾下新老将卒不睦,既收队入城,互嘲诋,自屠戮,终日不宁,绍璋束手无计。

  廿六日,湘潭陷,绍璋狼狈出城而北,望坡上乡农,亦疑为伏兵,一军奔溃,身率七骑,遁返湖北通城,残部多归靖港,别部东走醴陵,入于赣。

  八月,复起为金官副将军,绍璋惭,托病不肯就,叩燕王秦日纲,乞婉言恳于东王,愿戴罪图功,东王许之。九江之战,湖口之捷,绍璋皆与焉。丙辰岁,天京变作,东王、北王次第死,绍璋彷徨不知所从,返京,退于家。

  戊午八年,天王重立五主将,以成天义陈玉成为前军主将又正掌率,节制京外诸军,以赞天义蒙得恩为中军主将正掌率,合天义李秀成为后军主将副掌率,佐理朝务,秀成奏保绍璋才堪复用,乃起复为地官又副丞相,调任京务,不复掌兵。三月,秀成以天京围急,辞天王,出京至芜湖,谋招外兵以解京围也,朝务悉由得恩、绍璋及益天福李春发掌管。

  七月,杨辅清自福建返,封中军主将,蒙得恩落职,而理朝政如故。未几,封绍璋章天义,一作佐天义,主对外诸事务。

  已未九年三月,天王族弟仁玕至天京,天王大喜,节节加封,十九日而封至钦命文衡正总裁精忠军师干王,以诸将不服,乃复封陈玉成英王、蒙得恩赞王、李秀成忠王,未几,杨辅清、李世贤亦次第封辅王、侍王,辅清既封王开印,天王诏以绍璋为中军主将以代之。

  庚申十年三月,忠、英、辅、侍诸王及黄文金、李远继、刘官芳、古隆贤、赖文鸿等大破清江南大营于孝陵卫,天京围解,是岁冬,天王诏封绍璋忠敬陛卫军章王,时官爵虽颇滥觞,封王者不过数人,绍璋膺此盛典,举国荣之。

  时天王信用族弟干王,封王钦命文衡正总裁开朝精忠军师,爵同南王;八月十三日,花旗国人罗孝全至天国,孝全,传教士,尝为天王、干王师,将欲行教于天国境内者也,天王得之大喜,以为干王之能,诏封孝全接天义,领外务丞相,居干王六部上,是岁,命干王代绍璋主外事。

  章王既落外务,与赞王蒙得恩、赞嗣君蒙时雍、京畿统管忠诚二天将益天义李春发等秉朝政庶务。章王聪颖好学,至诸子杂学,西人奇巧,无不涉猎;性谦谨和善,好抚循结交,同列多爱之,犹与忠王相睦,惟干王前夺外务,积不相能,公私论议,往往相左。然虽聪明,样样晓得,实无经纬燮理之才,且天王专权,信实天情,复任用洪氏,疑忌外臣,幼东王杨天佑,实天王第六子;幼西王萧有和,天王外甥,年未弱冠,皆膺显职,宰权衡,秉朝刚,章王等拱手无如何,是以朝政日紊以至于亡。

  是岁末,天王诏诸王会攻武汉,以解安庆之围,干王亦领一军自皖南赴江西,章王以朝臣留京不出。武汉未下,安庆围已亟,英王惑于英吉利参赞巴夏礼,引军东还以救之,且具本告急于天京,三月,天王诏干王、章王出京援之,廿一日,合前军主将纵天义吴如孝,众号两万,自新安渡、横山铺至练塘,联营络绎,谋与英王呼应,次日,与清福州副都统多隆阿等战,大败,章王退桐城,合自芜湖渡江来援者定南主将擎天义黄文金七千众,并诸路捻众,复得二万余人,筑垒廿余座于天林庄。

  廿六日,干王、章王、如孝、文金合捻众倾营大出,分路攻桐城新安渡、挂车河,复败于多隆阿,与英王隔悬,不得会合。

  英王闻救至,命椿天福刘定坤、承宣汪大林等邀章王赴练塘会议,谋合攻挂车河、高河埠,而章王以屡败,心惮之,复书告以军事无定,粮草罄尽,官兵惶恐,欲移营鱼塘岗以就粮,卅一日,弃天林庄各垒而退。英王得文大惊,以鱼塘岗四面皆水,清人炮艇环绕,不便立营,且屡遭兵焚,无粮可就,四月初二日,急修书章王谋止之,情辞急切,至有“殿下身居王位,如何酌议军机,反复无定,将官不能用命,且而殿下之兵,一战未开,即行自退,如误大事,是殿下一人之误”等语,书为清人所得,章王不之知,卅一日,弃天林庄各垒而退。此虽章王之怯,然身非主帅,且诸军皆退,亦非其一人之咎也。

  四月初八日,英王留靖东主将刘瑲琳、傅天安李四福、垂天义朱孔堂等精锐八千人守安庆集贤关外赤岗岭四垒及关内十三类,自率马步数千自冷水铺取道马踏石赴桐城,次日,与干王、章王等晤,谋解围之术,而四垒孤悬绝地,犯兵家大忌,识者忧之。

  十二日,英王、干王、章王、黄文金及捻白旗孙葵汶、孙葵忆等,众号三万,自挂车河栲栳尖至棋盘岭列垒,英王先破黄家铺团卡,次日,命文金四千人设伏山内,以为救应,次日,自率四千人出挂车河之左,干王七千人自雉鸡塔、江家桥出其中,章王与孙氏兄弟万余人自麻子岭、棋盘岭出其右,三路悉力而进,多隆阿部分五路逆战,且伏副都统温德勒克西、格通阿马队以夹击,大破之,悉毁其垒,诸王折千余人,退桐城,不敢复轻言战。

  廿八日,清总兵鲍超、成大吉等破赤岗岭三垒,朱孔堂、李四福等出降,皆就戮,刘瑲琳誓死不降,以孤垒无所依傍,次日,弃垒而出,谋溃围走桐城,至马踏石渡河,鲍超追及,一军尽没,瑲琳伤重被执,支解于清营,四垒八千人皆百战之余,瑲琳勇猛为诸军冠,以失地利,一旦倾覆,湘军移文往来,弹冠相庆,而英王、干王、章王等闻之,气益夺矣,安庆由是合围,以成孤注,不能复救,未几,干王奉诏回京主持外务,章王留桐城,与英王同主军务。

  六月,辅王杨辅清引众来援,廿七日,英王、辅王自太湖取道小池驿、黄泥港东趋清河、三桥头、高楼岭、高河铺、马鞍山,谋间道绕行,以解安庆之围,章王偕吴如孝自桐城西进挂车河、蒋家山,黄文金五千人东出鸡公庙、麻子岭以为策应,多隆阿悉众拒战,亲引副将石清吉、参将谭仁芳等溃章王,总兵雷正绾破文金等,七月初七日,英王、辅王亦以孤注败。时曾国荃等已破安庆北门外三垒,守军退路已绝,城亡在旦夕间也。廿六日,安庆陷,守将叶芸来、吴定彩以下二万余人殉焉,英王、章王等军心皆涣,不可复战,连夜自集贤关内退桐城,未几,章王奉诏,复返天京。

  天王以安庆失守,怒责众臣,干王、章王皆饰词以对,诿过他人,天王不能辨,乃尽革二人及英王爵职以塞责。干王以章王为柔滑诈伪,为忠、侍诸王耳目,十一月十九日,忠王克杭州,以苏杭为分地,拥兵百万,中外侧目,干王复以为章王从中左右之,私以苏杭相授受,益恨之,章王亦鄙薄干王,以为洪氏之属,朝中党争益烈。

  天王以疆土日蹙,敌垒在望,朝野汹汹,皆以为信用私人之故,复憾洋人之不逊,罗孝全之逃,不得已,解干王、王长兄、王次兄等职,诏不得复预朝政,起复章王,代干王主外务,且共幼西王、幼赞王、顺王李春发、慰王朱兆英、补王莫世睽等秉政务,而纲纪已紊,寇氛已炽,无能为也。

  然天王中心,猜忌外姓也如故,壬戌十二年春,以天京围久乏粮,解章王朝务,命出京,往江浙催粮,复以干王为精忠又副军师,与诸洪等再禀政。

  苏南浙北,素号鱼米之乡,然被兵焚久,户无积蓄,野无孑遗,章王虽百计搜求,间有所获,杯水车薪,聊胜于无而已,且江浙诸军疆土日蹙,悬军湖右,嗷嗷待哺,亦颇有觊觎章王粮草者,癸开十三年,章王护粮回京,道湖州,适昭王黄文英奉命护持诸王家眷在郡,乏粮,乞于章王,不得已,分数稛以食之。八月,九泭洲、下关陷,天京大小河道,皆为清军所据,城中谷米日用之需,丝毫皆须肩挑入城,益大窘,天王诏全城食甜露,甜露者,野草而已也,十一月十六日,复遣干王等四王出京催粮求救。

  时苏州、无锡已陷,常州护王飞檄四邻求援,而干王复自湖州恳词摧兵援天京,章王时在丹阳,与忠二殿下李容发、英王叔陈时永、广王李恺顺、利王朱兴隆等谋出奇远袭远袭江阴、常熟、无锡,以分淮军之势,甲子十四年正月卅一日,克杨库,二月初五日,克福山,围江阴,迫无锡,三县清吏,同日告警,以为天落长毛,戈登督常胜军来救,大为章王、容发等所破,苏南震动。而众寡悬绝,究不能持久,二月朔,引军还丹阳,三月,利王、忠二殿下及烈王林彩新、凛王刘肇均、列王黄宗保等发丹阳,道昌化、宁国入于赣,卅一日,丹阳陷,然王陈时永、莱王赖桂芳、梁王凌郭钧、邹王周林保列王金有顺等死之,广王李恺顺一曰被俘死,一曰逸去,而章王独未知所之也。六月初六日,天京陷,次日头更,忠王护持幼天王自龙脖子垅口溃围出,道方山、湖熟,赴广德、湖州,清人奏报,曰聚歼长毛于湖熟,斩章王及幼西王萧有和、顺王李春发、巨王洪和元等多人,而幼西王实病死湖州,巨王逃至广德,悲其父洪仁发之死,吞烟自毙,顺王未从幼天王出奔,孑身诈作隌哑,后幼天王等数日乃至湖州,皆不死于湖熟,章王甲子二月犹在丹阳,回京与否,尚在悬疑,其不死于是,明矣,然自此乃不知所终。

  陈桂堂广西人,金田时即入营,壬子二年七月,封中二军前营前旅帅,癸好三年二月,至天京,升中四巡查;三月,升水四总制,将后四军守天京朝阳门。

  朝阳门位天京东南,面前湖,背明故宫,当孝陵卫、紫金山敌来要路,而无险可守,故清师屡窥之,叠日攻扑不辍。四月初八日,向荣分五路,分扑朝野、通济二门;十九日,复悉力攻通济门,桂堂誓众坚守,屡以奇计挫敌,且损益旧存佛朗机炮,制为九子炮,置朝阳门城上,循环叠打,无片时歇,清卒死伤枕藉,终不能越雷池一步,自此桂堂能军之名遐迩,虽城外清军将弁亦多其机警矫捷,目为罗大纲流亚。七月,加恩赏丞相衔。

  向荣屡挫,视朝阳门为畏途,且耄老,暮气深,惮搏战,惟百计搜求内应,谋内外合势以破城。有上元禀生张继庚者,城破陷城中,匿北典舆衙,中心耿耿,旦夕以献城为己任,与织营总制吴长菘及金和、胡恩燮、萧保安、翁月峰等同志。保安,桂堂书手;月峰,桂堂麾下军帅张沛泽书手,继庚等因说桂堂、沛泽献朝阳门,桂堂自以功多,而方自总制迁将军,泱泱不得志,与沛泽皆喏之。

  未几,谋旋泻,月峰、沛泽出首,继庚将逃,路遇沛泽,为执送有司,余众砧门不克,或执或逃,东王命黄玉琨等严讯,多有论死者,而惜桂堂之才,复怜其功多赏薄,并张沛泽皆不问,仍命任事如故。桂堂生出望外,感泣发奋,誓以死报。甲寅四年三月,以功升殿左四十九指挥,仍守朝阳门。

  六月,武昌克复,东王命国宗石凤魁守之,以地官副丞相黄再兴为之副,凤魁,粗通文墨,不谙军务,再兴屡谏不从,忧之,禀上东王,奏调桂堂往代,东王久乃许之,未至,九月初九日,武昌陷,再兴溃围走田家镇,遇人辄叹曰,若桂堂早至,武汉必不失也。十月,升检点,以黄凤歧代其殿左四十九指挥之职。是岁冬,从翼王入皖,经略皖赣各郡县,乙荣、丙辰之岁,犹在皖北守城,天京变后,渐不著闻云。



Power by DedeCms